研究課題

中美執法合作:實現共贏的新機遇

來源:www.ctseki.tw

日期:2011-05-29

  2011年5月10日,第三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在華盛頓落下帷幕。雙方公布的戰略對話成果清單中提到,中美在對話框架下舉行了執法合作對口磋商。這是中美首次在戰略與經濟對話框架下就執法合作舉行磋商。那么,這次磋商都談了些什么?雙方都在哪些方面開展執法合作?通過這些合作,又能給兩國和兩國民眾帶來什么好處?帶著這些問題,《法制日報》記者獨家專訪了這次磋商的中方主持人之一、外交部條約法律司司長黃惠康。

  記者:中美近日首次在戰略與經濟對話框架下舉行了執法合作對口磋商。您能否介紹一下此次磋商的有關情況?雙方都談了些什么?

  黃惠康:首先,感謝貴報關注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及執法合作磋商。的確,這次是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框架下首次舉行執法合作對口磋商。磋商于5月9日在華盛頓舉行。由我本人、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薛東征、美國務院助理國務卿布朗菲爾德和司法部助理部長幫辦安德烈斯共同主持。外交部、公安部、司法部、監察部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美方國務院、司法部、國土安全部的主管官員參加。

  這次磋商是在胡錦濤主席今年1月成功訪美、兩國決定建設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合作伙伴關系,中美執法合作需求不斷增加、合作關系日趨密切的背景下舉行的,充分體現了兩國對執法合作的重視和就此加強戰略層面協調的意愿。磋商是友好、坦誠和務實的,雙方著重就中美執法合作的現狀、未來發展等全局性問題以及在反腐敗、禁毒和知識產權等領域的合作深入交換了意見,形成了不少重要共識。

  美中開展合作就會共贏,否則不法分子就會“獨贏”

  記者:這次磋商取得了哪些具體成果?

  黃惠康:這次磋商取得了不少重要成果。我覺得可以歸納為“務虛”和“務實”的成果兩個方面。就“務虛”的成果來講,雙方進一步凝聚了加強執法合作的共識,明確了合作的發展方向。正如美方助理國務卿布朗菲爾德指出的:在執法方面,美中開展合作就會共贏,否則不法分子就會“獨贏”。雙方同意,要在2011年中美聯合聲明精神和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JLG)有關共識指導下,相互尊重,繼續推進務實合作,建立與兩國合作伙伴關系相適應,并且長期、穩定、可持續的執法合作關系,造福于兩國和兩國人民。

  “務實”的成果體現在戰略對話的成果清單中。主要有三個方面:1.決定進一步深化在JLG、亞太經合組織、二十國集團和《聯合國反腐敗公約》等框架下打擊腐敗,包括賄賂公共部門官員方面的合作。中方支持美國作為2011年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東道國承辦的反腐敗行動計劃會議。2.歡迎JLG在加強執法合作方面取得的進展,努力加快處理在懲治罪犯、追贓、打擊非法移民、毒品犯罪和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等領域的未決案件。3.決定加強JLG機制,增加雙方在該機制下的執法合作,宣布機制秘書處正式開始運作,同意召開JLG第九次會議和有關工作組會議。

  另外,雙方都認為在戰略與經濟對話框架下舉行執法合作對口磋商有益于進一步提升和鞏固中美執法合作關系,期待著在下一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期間繼續就執法合作交換意見。

  中美執法合作目前是“漸入佳境”,將來還大有可為

  記者:中美執法合作具體包括哪些內容?開展的情況如何?

  黃惠康:概括地講,中美執法合作的目標就是調查和懲治各種形式的跨國犯罪,保障雙方正常的經貿和人員往來,服務兩國的安全和發展利益。合作涵蓋對犯罪的調查、起訴和懲罰階段,形式包括分享執法信息、開展聯合調查、刑事司法協助、遣返嫌犯、查找、沒收和返還犯罪資產等。

  中美開展全面的執法合作始于上個世紀90年代末。起步雖晚,但發展很快,勢頭良好,成績令人鼓舞。我認為,雙方的合作有以下突出特點:

  一是機制有力。為推進執法合作,中美兩國于1998年成立了JLG。這是我們首次與外國建立正式的執法合作協調機制。12年來,JLG已發展成為中美執法合作的重要平臺和協調機制。雙方在JLG下的合作領域逐漸擴展、參與部門迅速增加,JLG的機制也不斷完善。參與JLG工作的有我外交部、公安部、司法部和監察部等8個部門,美方國務院、司法部和國土安全部等5個部門。針對雙方在特定領域的合作,JLG陸續下設了“刑事司法協助”、“反腐敗”、“網絡犯罪”和“追逃”等專門工作組。JLG每年輪流在兩國舉行全會和各工作組會議,討論合作中的重大事項并提出建議。我在前面已經提到,中美已宣布JLG秘書處開始運作,這是雙方加強JLG機制的又一重要舉措。

  二是成果豐碩。在JLG主導下,中美在各領域執法合作中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成果,順應了兩國的執法需求,為正常的中美經貿和人員往來提供了有力保障,真正體現了執法合作互利共贏的特點。如兩國簽訂了《中美刑事司法協助協定》。我在華抓捕美通緝的十大要犯之一弗里曼并遣返美方。中國銀行廣東開平支行案中,雙方根據《中美刑事司法協助協定》相互提供司法協助。美方向中方移交了該案主犯之一余振東并返還部分贓款。在中方的協助和支持下,美方抓捕在美潛逃的該案另外兩名主犯許超凡、許國俊。經雙方十多次合作進行視像作證、跨國取證,美國法院對二人定罪判刑,目前二人在美服刑。

  三是前景廣闊。中美經貿關系密切,人員往來頻繁。2010年,中美雙邊貿易額超過3800億美元,人員往來超過300萬人次。相伴而生的跨國犯罪不斷給兩國提出執法挑戰。開展執法合作符合兩國及兩國民眾的利益和需要。正因為如此,2009年中美聯合聲明和中美第二次戰略與經濟對話決定加強執法合作。胡錦濤主席今年1月份訪美期間發表的中美聯合聲明歡迎JLG取得的成績,確定了執法合作重要領域的行動方向。這充分體現了兩國領導人和兩國政府對執法合作的重視,也對今后的合作提出了更高期待。我認為,中美執法合作目前是“漸入佳境”,將來還大有可為、空間廣闊。

  只要應對得當,雙方合作中的新挑戰也會成為新機遇

  記者:中美執法合作的成果的確令人鼓舞。但另一方面,兩國合作是不是還存在一些障礙或者問題?中國法律界很關心的是,中美何時能簽署引渡條約?

  黃惠康:坦率地講,與雙方的期望相比,中美執法合作中還有不盡如人意之處,在某些方面還有進一步加強或改進的空間。我認為這種情況很自然。要知道,中美執法合作是在兩個社會制度、發展階段和司法體系都差異明顯的國家間開展的。雙方就同一問題產生不同看法、在執法合作中有不同的利益取向和關注重點是很自然的,關鍵是如何正確看待和妥善處理。在這次執法合作磋商中,我們提出雙方要始終堅持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原則,理解和照顧彼此關切,客觀看待并妥善處理差異和分歧,找到符合雙方利益的解決辦法,不要使之成為合作的障礙。美方一位同事也表示,只要應對得當,雙方合作中的新挑戰也會成為實現共贏的新機遇。可見,中美雙方在這方面的認識是比較一致的。

  中美締結引渡條約目前沒有時間表。長遠而言,這是大勢所趨。當前,在沒有引渡條約的情況下,雙方都重視通過遣返等替代措施開展追逃合作。中國銀行廣東開平支行案就是這種合作的成功范例。

上海快3开奖l结果